于何栖

本人 真的是不务正业博主 炸个尸吧我也不知道发没发过了

看到没

共望晴空走水色:

“我该拿什么报答你,情有独钟”...太虐了好虐啊...等什么时候纯妃尔晴娴妃下线了再叫我吧....肝疼.....

招魂

雪化了,太阳出来了。
人们总说洗清冤屈叫做"昭雪"。在我看来,无论白色掩盖之下有怎样惊世的罪恶,在太阳底下都会穷形尽相。雪一化,整个世界的丑态就暴露出来。冰雪难以掩盖大地纵横交错的黑色血管,血从冰花中渗出。
有一些罪恶难以洗刷。

我想枪毙我自己

关于南师附中

之前自己说着"比起附中更喜欢金中"这种话(反正我哪个都考不上) 现在看来自己也完全没理解附中到底是怎么的精神啊…不管反正我吹你附(bu)

沽柳:



我想给你附写点什么。前前后后写了五千多字,却觉得没意思。你附是什么,说得再多外面的人也不会知道。说得再少你附的人也会明白。人们对它的形容最后总是喑哑沉默。


最后人们说,一届又一届来到和离开这里的人最后也只说了类似的段落:南师附中是你生命中为之痛苦的,你最珍视的,你存在的本质的那部分。


这种含混的说法本来就不能被别人理解,附中人直到离开他们的母校不能理解附中精神是什么意思。


但它的...

今天早上有个同学请假,理由是早上有点起不来。我也想让我妈帮我请假,理由就是"沙莎今天死了,"然后老师例行公事地发"收到。" 各个家长发大拇指玫瑰花或者蜡烛。

鼓楼

鼓楼是不能被翻译成drum tower的。
“我是个沉默不语的晒太阳的过客”,鼓楼是一个躲雨的过客。
紫峰的塔尖似乎总是被铅灰色的云脚遮住,流云无暇对冷冽又温情的人世细细窥探,只做多情的匆匆一瞥。
我印象中的鼓楼是紫峰底下一圈,由山西路开始,往更远的伤心地北京东路去。
“鼓楼这边的人和车比前两年多了很多,”是的,川流不息。周末的夜晚,上班族伴随着迥异的电台歌行驶在山西路,借着窗边的夜色在等红灯的间隙睇一眼匆匆步往学而思的孩子们。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塔罗塔克大概还没有关门。孩子们宁愿喝齁甜的奶茶也不愿多走两步。黑黢黢的楼梯上是我短时间内再没有机会踏入的教室,冬天总是充斥着煲汤味和人味儿的教室。总被...

闻铃

黑夜里照亮你面庞的是徒劳的闪电和廉价的路灯光, 我只能看到你手臂肌肉的轮廓线在我眼前一闪而过但是辩不出你的模样。你的床榻很好闻——如果没有异味就可以算好闻。但你不是,你是婴幼儿润肤露的奶香味,和薄薄的汗水味道。你想握我的手,可我不想。你的下颌光滑没有扎人的胡茬但是手心温暖,你的嘴唇是薄荷味舌尖是苦杏仁味。
"在我死后你要去找她因为她真心爱你可是你不可以带她来看我因为毕竟我还是很小气。"

《風流》凌秉主自戲

三万里澄江似练, 懸泉飛漱 ,絕巘清嘉 。有十里桃林雲蒸霞蔚 ,如火如荼 ,是封州春景。
然先賢有言曰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 ,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十年寒窗燈如豆 ,一朝且登凌煙閣。國祚流萬葉 ,四海朝宗會百川 。大丈夫兒 ,安得淡泊守田廬 ,逍遙在富貴嚮?
嘗有風流尚書季斐然,飛升桃花仙人 ,來入畫中 ,然後洛陽紙貴 。
狐目凌厲 ,似要看破這盛世的皮相。

何為生在江海之上,心居於魏闕之下?

梧桐樹三更雨,吹落離情正苦。
三尺簡牘,端的是皇恩浩蕩。僇人蒙赦,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於是只身打馬,絕塵而去。
謫居我何傷?此番歸去,定要攪動風雲。
往事還如一夢中。結客少年場,我與游子望從鄉試到登科...

對啊 我不懂 寫文很容易的嗎 給點反應好不好啊 我就不求給批評或者指導性建議了

养喵人:

写什么文,根本没人看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