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20150215】算不上噩梦的噩梦

我对噩梦的定义是,某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所以这个好像不算噩梦。

首先是一部说威尼斯的电影,清晰地看见了作为男主的郭富城。醒来以后分析大概是前两天看大闹天宫。女主貌似是刘嘉玲,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威尼斯的梦境都没有女主的脸。后来我好像觉得是我自己。

我把他的头摁倒水里,他还以为我是故意的。时机成熟我们一起逃离游艇。十二秒以后游艇爆炸。

第一个梦境结束。

“威尼斯这个城市,比你想象的多的多呢。”好像是电影里我说的话。

镜头一转我就回到了学校。在二楼的长廊上遇到了一个因为朋友而讨厌我的人,令我以外的是,她不仅不讨厌我,反而像个同性恋一样疯狂地追捧我起来,我每一件事都会被她发状态。我跟她笑了笑。看到她手机屏幕上飞快地弹出“她对我笑了诶!”

学校的梦境处于我最喜欢的天气,雨后。看到树叶的浓阴估计是夏日。一些穿着夏季校服的学生们佝偻着脊背,疲惫地坐在野餐垫上吃着发馊的三明治。高我一年级的c君与f君有说有笑地从他们中穿过。他们是走过去,我是跳过去的。本来想打个招呼,但他们并没有发现我,就作罢了。

学校的梦境依稀记得还有初一时候的年级主任参与。不过具体情状模糊。

下一个梦境在深夜的小区。院子里亮着灯,《家有儿女》里头刘星家那个小区一样的。现实中我们家灯的颜色从未如此暗淡而晦涩恐怖。我和弟弟下楼。现在大操场的左侧。这时我看见了猫,一大群猫。通体乌黑,只有尾巴梢是白的。他们的尾巴不停地上下摆动。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只听到猫群发出叫声的时候,我不顾一切拉着弟弟奔跑起来。我们要去门卫室。

我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去那里,也许是只想找个有同类的地方。但是梦中自己清晰的表明来意“借一条狗来驱赶猫”。现实中我从未将猫咪视为讨厌的动物,更别说可怕了。我在任何时间都见过猫咪,但我在深夜从未见过黑猫。在我印象中,猫都是水汪汪的球状动物,卖萌。懒散而优雅。

我似乎没有找到任何犬类。这是我爷爷出现了。我看见他的时候他现在一把椅子旁边,仔细看那把椅子的椅背像一只猫被整个剥了皮。我从来没有怀疑我爷爷心理扭曲。他不可能做这种事。果然,那个猫活动了起来,我终于明白他戏剧性地卡在椅子上,像猫和老鼠一样夸张。他浑身不能动弹。我长舒一口气。

最后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许多条狗,黑猫却再没了过了。

依稀记得昨天下午我清醒的时候母亲对我说,黑猫是辟邪的。

如果说人把自己白天经历的事情作为记忆保存在脑内,那么梦境是否可以称为灵魂的经历?


评论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