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夜游。

前天晚上一个人吃完晚饭抓了衣服就出门了。七点钟。

大概这个时候普通中学生都在写作业吧。反正我没看见什么人。

一个人跑到了天桥上面。看底下的车,像一个个小灰盒子,呼啸着点亮自己的眼睛,俯冲。车轮碾压过窨井盖发出沉闷的“隆隆——咚”,摩挲着地面犹如海浪拍抚沙滩。

游荡了很久,以至于被想象成自杀中学生,就赶紧走了。

听一个朋友问siri,我好难过,怎么办呢。

siri回答,我听说人们这一生,既不如人想的那么美好,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坏。”


评论
热度(3)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