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人间喜剧

我跟我妈谈了休学的事情。准确来说,是我妈主动找我谈的。

她问我要不要休学。然后我们一起用讨论菜价的语气谈论我们要开一张怎样的证明。

“抑郁症吧。”我妈说,“你要是抑郁那么全世界都抑郁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彷徨无措是更有价值的。

我对于学校的恐惧往往来自于这些时候——

周一请某某年级第一发言,大谈空无一物的考试方法,最后代表人民代表组织力劝大伙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莫抄袭。

午自习前桌像安装了电动马达一般不知疲倦地流水写作业。高效高速

周五突如其来的年级大会,或者班主任每周例行的谆谆教诲——你们没有人考的上高中

既然我现在无法从压力竞争中获益,那么我就应该迅速果断地离开这个环境,对大家都好。

昨天又去夜游。

南京的夜风吹的人只想跪下来痛声号哭。

江南亦断肠。

然而我知道我是不行的,我不能离开学校并不是因为我对学校的热爱。我在大街上似乎能听到人们窃窃私语:这个时候学校放学了吗?

然而此后,我将再无抱怨。我将强迫自己喝一杯杯的提神饮料,只要我能赢。哪怕我精神衰退,讣告登上的报纸上写满了由我折射出中国教育弊端之类的文章。

就是这样。我要永远保持清醒。

我不会离开的


评论(1)
热度(2)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