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vigrid

楚子航潜伏为咖啡店员。夜遇霸道总裁恺撒·加图索。

私设有。ooc有

灵感来源于今天喝的一杯星巴克现调咖啡 17软妹币,非常难喝。

— —————————————————— -

这个城市大概没有白天夜晚之别。楚子航骨节清晰的一双手熟练地捏住棕色纸袋轻轻地旋转,今天最后的一杯Mocha。他的目光游离在河对岸璀璨的灯火,普罗米修斯受磨难盗取火种,文明的发展却使"灯火辉煌"这个词语和"酒精"混合,一并被享乐主义者频繁地歌颂。以至于黑暗真正深邃起来,仍有几家bar暗淡的灯光给招牌蒙上浅淡的影子。他们仿佛一个个在黑暗中藏匿的妖魔,暧昧地伸出胳膊,亮出爪牙。

他开始一盏一盏地关灯。室内变得昏黄了。咖啡机再也不聒噪,煎牛排的锅子也不吱啦个没完,一天终于结束。楚子航觉得在这里打工一点儿不比杀死龙类容易。他的骨头松散,似乎还要发出金属生锈的声音来抗议主人的劳累过度。

一道银灰色的闪电消融在夜色里。车主人把Alice·Cooper高亢的歌声调到最大,在黑暗里肆意地发泄烦闷的情绪。

凌晨两点,刺耳的刹车声让楚子航警惕地抬起头来。

沉闷的关门响。

墨绿色工作帽一再压低却遮掩不住燃烧的黄金瞳 指骨漫不经心地敲击半透明玻璃 一张贴纸上面画着禁止的符号

衣衫不整者谢绝入内

无数分子组成的活跃荷尔蒙单手撑着柜台,一只手搭着看不出品牌的薄运动衫,赤裸着上身,精壮的肌肉一览无余 。腰线顺利地往下,勾勒出紧致的腹。剧烈运动过后裤子随意地松散着。两条人鱼线深入白色的Calvin Klein,隐没不见。

楚子航打量着这个深夜的不速之客。当他准备关店门的时候并不希望有任何一笔生意。更何况这个看上去很麻烦的富二代。眼前这个欧洲人吹了声口哨,冰蓝色的眼睛写出轻佻和一贯的疏懒。鬓角一束金色的发刻意强调自己的存在,不屈服地挂在耳畔,其余都被束拢成一个低而松的马尾垂在脑后。

"先生。"楚子航并不想和那双海洋一样的眼睛对视。他很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了。无云天空一样蔚蓝澄碧。他转而盯着那个男人的下巴,一条几乎完美的下颌线,还有微微滚动的喉结——他主人的双手带着薄茧,正随手从锁骨处划过,抹掉汗水。"我们打烊了,如果您要——"他话音未落,只看见那个精巧的下巴在眼前放大,倏然间就要被冰海冻住。他强忍着释放君焰的本能,不动声色地向后靠了靠。比起逼仄的凝视,他还是更喜欢冰冷的柜台。他挤出公式化的微笑,流利地继续刚才的话题,"如果您有需要,我建议您去下个路口左手边的星巴克。"透过玻璃窗,他的瞥到门口银色的低矮Bugatti,暗淡的灯辉只能照亮车尾的标志。

"谢谢,不过还是算了。"他的脸凑近楚子航的鼻尖,"星巴克的现调咖啡有一股廉价的烟味儿,我的父亲可能更喜欢。况且比起咖啡,我对你更感兴趣。"

楚子航对这个亲昵的动作没有给出明确的表示,这是对顾客的礼貌。正当他思索着该如何让眼前的男人离开,他惊讶地看见,原本海洋与暴风雨的颜色变成了绽放的流金,缓缓地在他眼中潮水一般涌动。

"很高兴见到你,永燃的瞳术师。"恺撒·加图索的周身有挥之不去的雪茄烟味,他扯了扯嘴角,薄唇贴上楚子航的脸颊。

"ciao."

言灵·君焰在一刹那间爆发。


评论(8)
热度(29)
  1. Mikaso于何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2. Mikaso于何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