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你还有没有别的地球仪?

知乎上面那个说身边全是优秀的人自己就会以为是其中一个的说法真他妈扯淡

我上数学课的地方,在著名的小学旁边。屋主是个中年妇女,离异,带着在外国语学校读初三的儿子。老师也教那个男孩,酬劳就是免去房租。

这个女人被我规划为典型的中年妇女。她发尾染成黄色,扎一个低低的发髻。

身材非常奇怪,胸和肚子差不多大,以至于我第一眼看几乎以为她怀孕了。她与众多热心的中年妇女一样,对学生家中的情况如数家珍,娓娓道来。第一次见她,她对我想要好好学习的态度给予了肯定;“好的,老师听了你的话非常激动。只要你想学,一定能学好。”然后给我举了成功的例子,尤其我同级某女生,从班级倒数进步到班级前三云云。她对于儿子非常溺爱。频繁地带他出去吃东西。花钱给他去美国游学。然而儿子从美国回来却是嫌弃自己的母亲行为举止不文明。

这个男孩子屡屡让我对外国语学校挑选人才的标准生疑。他的态度非常傲慢,无论对待学生家长还是母亲。在别人问话的时候总会目光失焦,过了三五秒钟再张开嘴“哦”一声,仿佛早有准备,不耐烦你的问话一般。据他的母亲说,他常常出去玩一整天都不回家。傍晚也只是重重地摔门。与我在电视剧中看的中二少年没有两样。

与我一起上课的人也有意思。我的一个发小,她从小和我一起学英语,处处被我压制。现在她凭借难以置信的理科成绩拿到了370分。她的母亲和我的母亲是同事,由于是体育老师,教出来的孩子也活泼。她从小留短头发,现在却是淑女起来,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马上还参加篮球赛。

总体说,这个班的学生成绩都比我好。

在他们讨论结果的时候我却陌生于题面的某个符号,我对此非常恼火,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装作谦卑地笑,顺意地就着他们说。

“你打算到哪里去?”

“哪儿都行。”

“自己挑吧。”

“你们还有没有别的地球仪”

评论(7)
热度(2)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