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WARRIOR

大概每个人都有过这么个梦

落日照大旗,鲜血,厮杀声,兵戈交击,残阳给脸颊涂上殷红,铁衣支离破碎,胸口被长枪贯穿。幸福的眩晕,疼痛感越来越轻,意识抽离。


刃端百死何辞战,碧血书成白马篇。

将军墓旁献祭的吴钩。北邙山半人高的青草。

千百年后史书称颂,你衣锦还乡,未称万户。

夜雨闻铃,有人肠断。


评论
热度(3)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