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一天

对于我,一天开始应该是五点半以后了。
突然想吃馄饨,约了很久没见的小伙伴,结果我下课她才从河西出来。我等她等了一个小时。
刚出来的时候,打了至少五个电话,关机。我锲而不舍地打,终于开机了,交代了几句快要到了,又关机。
我只好在地铁口不停的等。紫峰楼底下有一个西班牙酒吧,路过的时候烟味,音乐声,肉眼可见的冷气,都让我直打哆嗦。突然觉得这个城市陌生了起来。
等到小伙伴了。我们去负一楼最边缘一个很冷清的店。开封菜的灯光是暖黄的,衬得这家店暗绿的光廉价冷厉得一塌糊涂。我们想吃的所有馄饨都卖光了。我点了一碗看似寒酸的炸酱面。
“老子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在居然这么窝囊地吃面。”这几乎是所有香港电影中主角都会念的一句台词。
“你好矮”“你还是没我有钱”“我请你,吃鸡。”
我很大方地去肯德基买了吮指原味鸡请她。分道扬镳后我赶回家的末班车。
二十路的光是暗蓝色的。如果是雨天,雨滴会映亮红灯光灯绿灯,透明的鲜花一样开在窗户上。晴热的夏天,晚上的风从戛然打开的门外吹来潮气,闷燥。苔藓的味道,从高大的梧桐树上像薄荷味口香糖一样发散到每一个细胞。
那一瞬间,我遗憾地想啊,我这个没出息的人,一辈子都出不了南京了。

评论
热度(1)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