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北国夜无雪,念念藏纸雀

秋风秋雨愁煞人
无数的高声争吵像烟灰落到木地板上闯入我的梦境,梦里我听见数不清的“贷款”“利息”,听见沉重的叹息,听见对于穷苦的抱怨。
我听见秒针缓慢挪动着患病的身躯,我错失了一分又一分。
学校演讲比赛,题目是“为实现梦想而奋斗”
我有什么梦想呢?诚不自知,遂问班主任,他先是告诉我考入x中x大便是我的人生理想了。在我还在思考我是否应该以此为理想时,他终于说:你总要有个论点吧。 我只好退回来,参加比赛的兴致大败。希望我的人生理想千万不要是为了写议论文编造出来的。
她一开始跟我说,她的梦想是制造虫洞。我知道她可以的。
班主任让她换一个理想。她说她要考上北大 学天体物理。
她们想着自己想干什么。我却只能想着我能干什么。我的噩梦里充斥着小数点和火花塞,深色的校服和猩红的写着“职校欢迎您”的宋体字。
现在的我因秋风而伤风。坐在家里浪费我用生命换来的一个小时。看文言文 看小说 看错题 什么都看不进去。眼睛扫过一行又一行,耳边总是回响着秒针的声音。
尊敬的先生跟我聊了天,还是关于学习 关于拿分数。
我眼前有一个披鹤氅的女人,她在呜咽呼啸的北风大雪里向我走过来,她的脚步在雪地里踩出滞笨的响声,雪花密密匝匝,松软地被挤压到一起,留下木屐整齐的齿痕。她手上提着灯,灯光明明灭灭,像一只光明的蝴蝶在扑闪着翅膀,挣脱不出来。她腰间佩的铃铛悠悠地响。我看见她带着霜的嘴唇,呢喃着什么。轻泛的梨涡,我看见乌黑的被打湿的长头发。可我看不见她的眼睛。
好像有人在唱歌。词句开口即被吹成碎片。
北国夜无雪,疏疏门前路,
子犹守岁烛,冷暖梦何苦。

评论
热度(8)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