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负尽狂名十五年

匆忙的考试 白的试卷很晃眼睛 还是一个个写了明信片 不想让大家等着
樱花开了
光这四个字就有剖金断玉的悲怆流露
怎么都睡不踏实 开了窗户 闻到夜晚不可名状的气味 整个人好像和土地粘连在了一起 好像生出枝杈
明天是花朝节 春分的夜

评论(2)
热度(5)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