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何栖

风问

Cian:

《风问》




你何德何能去接受一个理想的世界?


你不是人群中顶尖的佼佼者,你不是家世赫赫的贵胄,你不曾呕心沥血地经久跋涉,你有什么能力,你有什么种,去做一个安稳享乐的人?你无法,你不配。


贵胄身世不可求,那是亿万里挑一的身份。可把心血付诸万事,谁人不能?别说你没有,你不能,你放任自己缩在壳里,不思进取,觉得这样死在户牖之下也挺好的,安心做一个万事靠人,靠父母靠社会的蛀虫,我问问你,你的心你的骨气呢?


你设想的极好。要环游世界要游历诸国要在车水马龙处有个家,家还要窗明几净如世外桃源。美,的确美,想的美。亲爱的人啊,怎么会有没有痛苦的幸福呢?不经受苦难与拼搏,不将一腔热血灌注在土地里,风花雪月将是别人的,良辰美景将是别人的。世界把目光给予极优秀或极可怜的人,你傲气,你不做那个被世界悲悯的人,你傲气,你想让全世界对你注以目光,那你只好做个出类拔萃的人了。可不努力,你以为这样的拔乎其萃是天降的喜事吗?你何德何能啊。




我无德无能,好像是要享不到我设想的明天了,可我不服气。因为我虽平凡但我不甘平凡,就凭着点不甘我也能在夜空中炸出火花来。


我为什么不甘?因为我有痴狂雄梦。我只来这世界一次,这世界只为我绽开一次,这个大千的世界只拥有一个我,这个理由不够吗?弹指间的人生,不弹出一点声响不弹出一点滋味来,换你,你甘心?我只有一次机会去念我的辛波斯卡,只有一次机会去触碰那些同样只绽开了一次的人的宏大思想,只有一次机会在时光的滔滔的河里留一颗珍珠而非沙砾,好让过往的水流带上光泽…只有一次,只有一次。我难道要甘心,我难道要服气?


我一定是接受得起这个世界的。




可没有行动的翅膀,理想的十二级飓风也刮不起一直蛀虫。




是,我是蛀虫,但那将是曾经。我命由心,心何我何,心蝶我蝶,心为信天翁,我可御狂风。




别扯了。你心底叫嚣的是什么,我难道不明白?你想发光,是的,但你更想边玩边发光,一面虚度,一面成就…这不可能。醒醒吧,世界上从没有一个伟大的职业叫白日梦家。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坐在这里?真等你所谓的心灵力量助你直冲九霄?心灵强大的人必将成为征服者的征服者,此话不假,可你的心只是一颗羸弱玻璃珠,光彩漂亮,却撑不起你疲弱的外表。心灵中蕴有可使人成佛的力量,而空想不是使用这力量的门道。世界有大美,美得穷尽人之一生也不可览其万一,美得人想凭虚御风只恨自己不与仙同寿。我知道你的不甘心,只是缺了行动,再心酸的不甘,仍是不甘。




…我懂。




那你为什么还坐在这里,还抱守你心灵的力量,还在不服气中不服气下去?




你等着。你懂得的,当心里的力气不止在心里,你奔袭万里,也不能吹动我衣衫。




好,我等着。



评论
热度(7)
  1. 于何栖千灯引 转载了此文字

© 于何栖 | Powered by LOFTER